雁北、北川 救灾行

2008-06-29

大爱无边

——灵方抗震救灾雁门、北川行


  

近日,四川地震灾区传来消息:因集中居住、洗澡不便、帐篷居住条件简陋等原因,患皮肤病、妇科病及风湿等疾病的灾民增多。闻此信息,我公司立即随重庆市医药商会一起,再赴灾区进行义诊和药品捐赠。  

6月18日-19日,重庆市医药商会牵头,组织重庆灵方生物、中医少林堂、陪都药业、华伦医疗器械、骑士医院等8家医药企业,带着心理、妇科、皮肤科、胸科及中医理疗专家,赴绵阳九州体育馆、江油雁门镇、北川等地震重灾区,两天内行程3000公里,为灾民义诊并捐赠药品和医疗设备。


  

中午一点多,重庆医疗救援队到达绵阳九州体育馆,这里是全国关注的焦点,获得充分医疗救助的灾民被安置很好,我们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。只有中医少林堂等就地展开现场义诊,为灾民们又是推拿又是按摩。但灵方生物的药品要送到最需要的灾民手里。哪里最需要呢?那些受关注最少,交通最不便的边远山区。想到这里,白总决定去江油雁门县,那里是他儿时生活的地方,也是这次地震中的重灾区,同时因其地势偏远,临近剑阁,那里的灾民应该最需要我们。同时40多年过去了,白总想回去看看他的老乡,去寻寻根,地震后,他们还好吗?重庆光伦医械公司志愿者同意白总的分析,决定与我们同行。



正准备走出九州体育馆,一个老太太迎上来向我们推销香烟、火机。一开始大家并不在意,一边敷衍一边有一答没一答地和老太太聊天。当大家了解到老太太是北川逃出来的灾民时,一下严肃起来,开始认真打听老太太家的受灾情况。老太太脖子上挂着抗震救灾指挥部发的一个工作牌,上书其名:周述琼。上面的照片是她刚从北川逃到绵阳来时照的,脸上被石头砸得青一块紫一块,她5岁的孙子在幼儿园上学时被地震夺去了生命。老人以前就在镇上卖香烟,逃到九州体育馆后,自谋生路,经抗震救灾指挥部批准,就地卖起了香烟。说到动情处,周老太带着哭腔不停地说:“啷个不把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砸死呀,偏偏把那些年轻力壮的、或还没见过多少人世的娃娃死了哟。老天呀,你太不长眼睛了。”



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。周老太的善良、坚强、自力更生感动了再场的每一个人。直接地给钱似乎是对老太太的不尊敬,大家围着老太太抢购她的香烟、火机,不管需要还是不需要,也不问价,抓一把票子就往老太太手里塞,然后拿走一包香烟或一支打火机。白总不怎么抽烟,就把买的几包香烟到处送人。老太太连声说:“要不了这么多钱,没这么贵的。”拿着钱追着大家要找补,大伙便一哄而散了,驶上了去雁门县的路。  

越走越远,沿途到处都是震后的废墟,有人在废墟上清理,有人在修复自己的房屋,与巨大的破坏现实相比,他们的努力看起来是那么渺小,那么微不足道。有人坐在废墟上歇气,看上去很是无奈。心揪得很紧,一路无语。沿途都是灾民,真想随时停下车来,见一个就发一支灵方皮舒克,他们肯定需要。但我们的目标是雁门县雁门镇,我们要把药品送到那里的抗震救灾指挥部,由他们再统一下发,否则,凭我们的力量,见一个灾民发一支,可能连搞几天也救助不了多少人。我们必须理性,我们压抑着随时想停车施救的冲动,继续前行。车行了好几个钟头,大伙都很着急,我们要去的雁门究竟还有多远? 



夕阳西斜,终于赶到雁门镇,气势磅礴的铁路桥在天空飞过。白总开始寻亲,打探40年前他们一家租住的那家人。居然还能打听到,不过这家人因受地震影响,已经搬离了,到亲戚家寄居去了。一路唏嘘。转而急冲冲打探寻找雁门镇抗震救灾指挥部,终于在一大片密密麻麻搭满了帐篷的农地里找到了抗震救灾指挥部,就设在一个稍大一些的帐篷里。指挥长就是雁门镇年轻的镇长。白总与指挥长聊起了雁门灾情。指挥长沉痛地说:“损失惨重,全镇死亡15人,重伤75人,受伤好几百人,一半以上的房屋倒塌,河里的水也不能吃了。” 

白总说:“我们是重庆灵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,带了一批治脚气、皮肤病的药和妇科洗液。不知你们用得上不?”指挥长说:“太好了,你们送得太及时了,我们太需要了,简直是急需。现在老百姓一家几口挤在帐篷里,皮肤病和妇科病都比较流行,谢谢你们考虑得周到。”白总赶忙指挥大家把灵方皮舒克和阴晴女性平衡洗液搬下车,送到指挥部去。3件灵方皮舒克,6件阴晴。指挥长当即叫来卫生院院长,吩咐立即组织力量,将我公司捐赠的药品直接分发给灾民。然后热情地招呼大家吃夜饭,镇长说,地震后,都是集体开伙,吃大锅饭。白总婉拒了指挥长的盛情邀请,说:“我们是来救灾的,留下来吃饭岂不是倒添麻烦?”



踏着夜色连夜赶回绵阳,吃完饭已近深夜12点。大家疲劳中夹着兴奋和欣慰,很有成就感,毕竟我们把药品送到了最需要的人手里。真的有点千里送鹅毛——礼轻情义重的感觉。

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从美梦中叫醒,一个个睡眼惺忪。领队说:“今天要去最重的重灾区——北川,大家辛苦点。”一路颠簸到了北川境内,一路所见更是触目惊心,一片片废墟在窗外闪过,我们的同胞就被掩埋在下面,一顶顶帐篷里住着幸存的人们,帐篷里肯定很热,我们的同胞正在遭受煎熬。眼泪便止不住地充盈了每个人的眼眶,大家都很默然。闷闷地赶路。快到北川县城了,路越来越难走,一块块山上垮塌的巨石横在路边,不时可以看见被砸得稀烂的车辆。北川县城已经封锁,警察和军人在离县城好几公里远的地方设置了关卡,很多想进入北川的人被拦在了关卡外。我们凭抗震救灾通行证明被特许进入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一路泥泞,最后只能弃车步行。终于见到北川县城了,就在两山之间的山窝里,正前方有河流,死寂地呈现出一种山河破碎的震撼残缺之美。两边的山倒塌下来,将县城的两个角完全掩埋,形成两个巨大的活人墓,不知掩埋了多少楼房多少可怜的人。绝大多数的房屋倒塌了,未倒塌的高楼歪歪斜斜地立着。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。我们默默地站在遥望县城的山上,排成队列,饱含泪水,为废墟下无数死难的同胞默哀,愿他们在天堂得到幸福永生。

回来路更加泥泞湿滑,车在一个上坡路段终于打滑爬不上去了。一行人下车来,修路,推车,折腾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冲上陡坡,重新上路。那一刻,我们体会到了一种精神,一种只有在灾难和困难面前才会激发出来的团结协作、克服困难、共度难关的精神。

北川灾民大多已转移到了擂鼓镇。来到擂鼓镇,我们将所有剩下的药品全部送给了当地抗震救灾指挥部,然后深入灾民帐篷,与灾民聊天谈心,为灾民义诊。

白总说:灾区的重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灾民的苦难远未结束,重庆人民对四川灾民同胞的爱心传递也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断地发现灾民的最新需要,用持续的捐助,来帮助灾区人民度过难关。灾民什么时候需要,我们就什么时候支援,灵方生物对四川灾区的爱心救助将永不停止。